EQ之父 X 脑神经权威的禅修科学:日本禅修者的「痛阀」比你

2020-08-14 作者: 围观:346 39 评论
大脑中的疼痛

如果你重重掐一下手背,就会激活几个不同的大脑系统,有些是对疼痛的纯粹觉知,另一些是不喜欢那痛的感觉,大脑把这两个统合成一个本能反应,马上就:哎哟!

但只要我们练习身体的正念,多花时间细密注意我们的身体,这个统合会分崩离析。只要继续保持这份专注,我们的觉知就会发生变化。

原来的掐痛会转化,分解为几个成分:掐的强度、疼痛觉受和情绪感受——像是我们不要疼痛、我们急着要疼痛停下来。

但如果我们坚持用正念的探索,那个掐痛变成了可以用兴趣、甚至平等心去拆解的体验。我们于是看到,嫌恶之心消失了,「疼痛」分解成为更细微的滋味:跳动、热度、强度。

想像一下,你听到一个很轻的咕噜声,那是约19公升(五加侖)的水箱开始沸腾,从薄橡皮水管送出液体,通过繫在你腰间的五公分见方的金属板。板子加热了,开始还很舒服,但水的温度在几秒钟内跳了好几度,那舒服感迅速变成疼痛,你终于受不了了——要是你碰到热炉子,绝对会很快抽手,但此刻你无法拿开金属板,整整十秒钟,你感到沸腾的热,这下子绝对会烧伤了。

但是你没有烧伤,皮肤仍然完好,你只是达到了最高的痛阀(pain threshold),这正是神经纤维刺激器(Medoc thermal stimulator)的设计,神经科学家用它来评估中枢神经系统变坏的神经病变,这个刺激器有内建的安全装置,因此,即使它精确校準最大痛阀,也不会烧伤皮肤,因为人的痛阀离烧伤的高範围还远,因此神经纤维刺激器就用来证实禅修如何转变我们对于疼痛的认知。

疼痛主要组成因素,有纯粹的生理觉受,如烫伤,以及心理对这些身体觉受的反应。理论上,禅修会关掉对疼痛的情绪反应,所以较能忍受热的生理觉受。

例如日本禅,修禅者不起心理反应,也不分别内心或周遭生起的现象,这样的心态逐渐延伸到日常生活中。露丝.佐佐木(Ruth Sasaki)老师这样说:「有经验的坐禅者并不只是安静坐着。」又说:「意识状态起初只在禅堂之内,逐渐延续到任一活动,以及一切活动。」

做大脑扫描的资深禅修者(受到指示「不要进入禅修」)能够承受这个神经纤维刺激器。虽然我们注意到主动控制组的重要性,这个研究却付之阙如,但并不是问题,因为我们有脑造影,如果结果测量是根据自陈式报告(最容易被期望所影响)或者由另一人来观察行为(比较不容易有偏见),那幺主动控制组就很重要了。但谈到大脑活动,人们对脑内发生的现象一无所知,所以主动控制组较不重要。

有经验的日本禅学生不但比主动控制组更能忍受痛苦,也显示了疼痛时并没有激活执行、评估、情绪区域——这些大脑区域在强大压力下会点亮。显然,他们的大脑好像跟产生评估的执行中心神经迴路(好痛!)和感知生理痛苦的神经迴路(好烫!)脱钩了。

总之,禅修者对痛苦的反应,比较像对待不苦不乐的中性觉受,专业性术语是:他们记忆疼痛高阶或低阶的大脑区域显示出「功能耦合」(functional decoupling)——当他们的感官觉知迴路感觉到疼痛,念头和情绪却并不对其反应,这成为认知治疗的一种新策略:重新评估重大的压力——不把它看成那幺具威胁性——可以减少主观上的严重性和大脑反应。然而日本禅修行人的神经策略好似一直是不加批判——保持坐禅的一贯心态。

把这篇论文仔细读一下,禅修者和对照组之间的区别,看出了一个明显的内心效应。在开始的基準读数,温度增加是一系列阶梯式的细微渐升来瞄準每个人的最高痛阀。日本禅修行人的痛阀比非禅修者高了摄氏两度(华氏五.六度)。

这听起来好像不多,但人类对热的疼痛感受是:温度即使升高一点点,都对主观上和大脑反应上影响甚鉅。虽然摄氏两度的差别看起来不过区区,在疼痛的感受世界里却巨大无比。

研究人员自然怀疑,这种类似于内心素质的发现,是因为自我选择——谁选择继续禅修,谁在中途退出——也会造成这样的数据;也许,选择经年累月禅修的人,已经跟别人不同,应该是一种内心素质效应了。有一句俗语:「相关并不代表因果关係」,这里可适用。

但如果内心素质不是出于自我选择,而是一个修行的持续效应,就有一个另类的解释了。只要不同的研究团队都对内心素质产出类似的结果,我们就必须更加认真看待这个结果。

日本禅修行人对压力反应可以很快恢复,对比之下,那些精疲力竭、经年累月压力不断,处于损耗和无助状态下的人,像是工作压力极大的人,便很难恢复。譬如护士和医生等医疗照护人员,以及居家照顾阿兹海默症亲人的人,大都精疲力竭。当然,任何人面对一个大叫大嚷的粗鲁顾客或连续不停的无情截止期限,还有新创公司的忙乱步调,都会精疲力竭。

这样持续不断的压力,看来把大脑形塑得更糟。若扫描经年累月每週工作七十小时的人的大脑,可见到杏仁核增大,大脑前额叶皮质区域间连结也变弱,这些区域原可在骚动的情况下让杏仁核安静下来。当这些压力很大的职场工作者看到令人不安的照片,若请他们减低情绪反应,他们是无能为力的——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无法「向下调节」(down-regulation)。精疲力竭的人,如同患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人,再也不能叫大脑压力反应剎车——因此,他们从来就没有疗癒药剂可助恢复。

有一个引人的研究,间接证明了禅修可培养韧性:理奇实验室和卡萝.芮芙主导的团队合作,检视一些大型、多地点、全国性的美国中年人的研究,他们发现一个人的生命目标感愈强,就愈容易从实验室提供的压力源中恢复过来。

一个人若拥有生活的目标和意义,便能面对生活的困境,重新整顿自己,迅速恢复。而且我们在第三章看到,在芮芙的测量中,禅修可增加幸福感,其中自然包括个人的目标感。

那幺,禅修若有助冷静面对烦乱和困难,直接证据是什幺?

相关书摘 ►EQ之父 X 脑神经权威的禅修科学:禅修有助于补偿老化带来的「注意力瞬盲」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平静的心,专注的大脑:禅修锻鍊,如何改变身、心、大脑的科学与哲学》,天下杂誌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丹尼尔・高曼(Daniel Goleman)、理查・戴维森(Richard J. Davidson)
译者:雷叔云

一心多用的分心年代
禅修是拉回你的注意力、强化心智的过程
脱去其宗教性、神秘性,从脑科学研究验证
你我都能更专注、更慈心、拥有持续改变人生的力量

现代EQ情绪之父 X 脑神经科学权威
这是即将改变你生命的一本书!

有一种方法让你不必被随时冒出的心念、被恐惧和愤怒等情绪所掌控
东方智慧的心灵修鍊,启动深层的大脑变化

禅修、正念过去经常被拿来强调于减压、加强人际关係、甚至增进工作生产力,但在其神秘的仪式或简单的方法中,不乏一些误解与过度夸大的神话。到底禅修、正念可以为我们做什幺?不能做什幺?

心理学家也是畅销科普作家丹尼尔・高曼,在二十年前着书揭露EQ是决定个人成功、快乐与否的关键;二十年后,他与大脑╱情绪研究国际权威的神经科学家理查‧戴维森博士,在达赖喇嘛的鼓励下,从俩人的禅修经验出发,佐以大量的脑神经科学研究,萃取出禅修有益于广大世界的价值,进一步提出禅修科学。

心脑相依,锻鍊心就能训练大脑

禅修真正的好处是增强脑部的神经可塑性,改变大脑的结构和功能,带来长期深层正向的生命转变,远超越以往心理学所能想像。

禅修能重塑大脑的四种主要神经迴路:

    焦虑烦躁恼人的反应系统—受到压力并从中恢复的迴路提升专注力的神经迴路—禅修的核心就是重新训练我们的专注习惯,减少分心散漫强化照护他人的神经迴路—降低大脑受杏仁核的情绪劫持,发挥同理心与行动力降低自我感,不被来去的念头与情绪卡住

练心,应当如同练身
将能提升你身心健康、生活品质与生命内涵

书中将引导读者进入特定主题,从心智发展的方向如专注、自我调节、同理心、与他人连结的能力、慈悲、关怀等,一一解析禅修的实证效果,证明长期禅修不仅能提升专注力、增加洞察力、产生愉悦的生命状态;长期持续的练习更能提升我们内心素质,带给人们真正长期的改变与助益。

大脑值得探索、人心可以昇华
我们不一定改变得了外界环境,但人人都能回到内心,
锻鍊自己的心智,让自己拥有面对世界的积极能量。

EQ之父 X 脑神经权威的禅修科学:日本禅修者的「痛阀」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