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学生折扣机制搅乱日本书市「统一定价」春水 争议再起

2020-06-16 作者: 围观:272 19 评论

亚马逊学生折扣机制搅乱日本书市「统一定价」春水 争议再起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arlos A. Romero-Díaz

自2012年8月开始,亚马逊(Amazon)网路书店针对大专院校学生推出书籍价格10%点数回馈的服务,受到学子们的欢迎,不过这样的销售策略,却挑动了日本出版界统一定价(再贩制度)的敏感神经,也激起中小型出版业者的反弹。

统一定价并非日本独创,也普遍存在于英、法、德等国家,于日本更已有近百年历史,虽然中间经历过许多变革,至今依旧存在。一般人熟悉的销售模式为厂商将产品批发给零售商后,由零售商参考产品建议售价与批发进价来订定销售价格, 但採统一定价的产品,则是一律由厂商订定产品的统一终端销售价格,具体的类型为书籍、杂誌、报纸和CD等产品。

以出版界为例,当初的立意是考量书籍为文化商品,一旦售价不固定,就会产生削价竞争,只有部分热卖商品在市面流通,并造成地方书店架上商品种类不均、市场被少数出版社独占等连锁效应。因此才有统一定价制度,以确保文化多元性与小出版社的生存空间。

2010年之后,电子书普及为统一定价带来了冲击,因电子书不受统一定价所规範,书店可採取打折、点数回馈等销售策略。日本出版者协会曾在2014年8月向公平交易委员会,提出了将电子书纳入再贩制度规範对象的请求,但公平交易委员认定电子书并非实体的「物」,而是网路上的「资讯」,未能如愿。

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再贩制度确实守护了一些优质书籍,但因为再贩制度与独特的通路模式结合,却也会阻碍新出版社投入市场,而网路的发达也为利基市场开拓新管道、增加了文化多元性,加上消费者对低价的渴望,日本社会上一直有着废除再贩制度的声音,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其他地方,如韩国就在2008年废除了再贩制度,今后日本的再贩制度会有什幺样的改变,值得关注。

对于中小型出版社而言,实体书店一直是维持营运的重要支持者,但经济不景气与数位时代来临,同样对实体书店带来重大冲击。在2000年,日本全国共有21,495间书店,到了今年5月剩下13,943间书店,缩减幅度高达35%。在营业额方面,出版业界2013年营业额为1兆6,823亿日币,比起最高峰的1996年,少了将近1兆日币;再加上网路书店与电子书的逐年成长,不难体会出版社所面临的艰困环境。

当亚马逊推出10%点数回馈服务时,中小型出版社随即以「违反再贩制度的实质折扣」这点向亚马逊提出停止服务的要求,但遭到亚马逊拒绝。2014年5月,专门出版环境问题书籍的「绿风出版社」、以法国文学书籍为主的「水声社」等五间中小型出版社,以暂时停止出货的方式再对亚马逊提出抗议,至今仍有三间出版社持续这项抗议行动。除了再贩问题外,中小型出版社也会担心未来回馈率再提高,或是由出版社直接负担折扣成本的情形。

相对于中小型出版社的抗拒,大型出版社却显得寂静无声。面对出版界的不景气,网路书店成为了重要的收入来源,一旦无法在亚马逊上面贩卖书籍,不仅会蒙受巨大损失,也担心作者方会出现不满的声音。

亚马逊甚至在今年9月到10月期间,将点数回馈提高到15%。

2014年5月,亚马逊以刻意延迟出书的策略,希望从德国出版商手中争取更多的电子书利润,此举惹火了德国作家们,不仅有1188位作家在八月连署向亚马逊抗议,政府也在修订相关法令。法国方面更是祭出了「反亚马逊」法案,规定通路业者不得提供超过5%的折扣,也不得提供免费寄送服务。其他像是美国、英国,甚至是迪士尼,也都曾与亚马逊之间发生冲突。一位漫画家萨尔就说道:「从纯道德角度来看,亚马逊现在的行径卑鄙下流。但从商业角度来看,不足为奇。」

日本除了从2012年开始推出的10%点数回馈外,从今年夏天开始还依照出版社支付的广告契约金和销售手续费高低等,将出版社分成金、银等四个等级,在扩大事业版图的同时,试图争取对自己更有利的销售利润。不过相较于欧美,日本大型出版社和政府方面的反抗力道有些薄弱,未来是否会逐渐被亚马逊掌握主导权,进而影响到整个出版界环境,这点令人感到忧心。

再贩制度的立意,就是为了避免削价竞争和试图独占的商业策略,确保书籍文化产业的发展与生存,如今亚马逊的出现恰好证明了这点。面对亚马逊的威胁、再贩制度存废的争论,日本出版界和政府会以什幺样的方式因应,是今后关注的种点。